期货市场学第二版银联和 扫码互通抢先机  和支付宝动力或不足

  • 时间:
  • 浏览:25

   日前期货市场学第二版,有媒体报道,中国银联与腾讯旗下财付通公司近日已就条码期货市场学第二版支付互联互灵通成合作,双方正共同研究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方案。

   对此,数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银联和财付通达成扫码互认的主体是“云闪付APP”和“支付”,该合作倾向于两者间的商业合作,与央行主导的条码支付编码规则统一“不完全是一回事”。

   事实上,比起昨日关于银联云闪付正和腾讯财付通达成合作的消息更早发生的,是国内首笔条码支付互联互通业务四天前已经在宁波落地。

   上证报记者获悉,2019年12月30日,在人民银行科技司的牵头下,国内首笔条码支付互联互通业务在试点城市宁波“跑通”。网联拔得转接清算头筹,交易双方为账户方“平安付”和收单方“乐刷”。

   截至记者发稿,银联、支付宝方面没有回复相关情况进展。

   怎么理解扫码互通 ?

   真正的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是什么样的?不同手机APP和商户条码可以跨机构互扫。

   “跨机构”决定了它要有银行、支付机构、银联、网联多方参与,还要有一套通行的编码规则和技术标准。这个标准可以是人民银行直接制定,也可以由银联和(或)网联主导。

   从商户的角度期货市场学第二版来说,以后商户可以只向一家支付机构申请收款码了,这个收款码可以接受任一APP扫码付款。

   搞清楚这一切,我们再回头看银联和财付通的合作。财付通方面向记者确认,将来用户可通过云闪付APP扫描“商户码”,或向商户出示云闪付APP等应用中的“付款码”完成付款,商户无须进行系统改造。

   “就目前有限的信息来说,银联在这个合作里是一个很模糊的身份。云闪付是一个收单载体,而银联是一个清算机构,这就会让市场认为,是财付通马上要跟清算机构达成扫码互认了。但其实这个合作就是两个收单业务之间的合作,就像云闪付早就和好多银行APP互扫一样。真正的互联互通一定是银联以清算机构加入进来,而且银行作为账户方也要加入进来。”一名接近监管的人士如此告诉记者。

   另外一名大中型支付机构人士也向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据我所知,他们的这个互通其实是两方的面对面扫码,无因转账(即没有交易背景的转账业务)。而真正的四方(清算机构、账户方、收单方、商户)互通是基于线下商户场景的扫码消费。”

   国内真正的首笔扫码互通,实际上低调地发生在四天前。

   上证报记者获悉,去年12月30号,在人民银行科技司主导下,首笔互联互通业务在宁波跑通。网联负责转接清算,账户方平安付的客户端直接扫收单方乐刷的码,双方不直连。

   众所周知的是,央行《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明确提出:“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研究制定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标准,统一条码支付编码规则、构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体系,打通条码支付服务壁垒,实现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互认互扫。”但其实,央行还设定了三个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试点城市:宁波、杭州和成都。业界人士告诉记者,其中宁波为主,杭州和成都为辅。

   和支付宝动力足吗?

   “在央行的强有力推进下,今年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肯定会有很大的进展。其实技术上我们完全没问题,如果真的要连,一个月系统就能调试并对接好。”前述大中型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

   但该支付机构人士补充道,“关键是支付宝和能不能积极参与进来,它们才是最重要的。不排除即使它们愿意接,也会设置一些限额等的条件。”

   另一名华北支付机构高管的说法,与之相类似。“应该有一些人还是希望本代本(本行直接清结算)交易。今年如果完全互联互通,受影响最大的肯定是和支付宝。以前商户要是不用聚合码,就只能在和支付宝中二选一,因为二者不打通。互联互通以后,我去申请拉卡拉(81.980 0.831.02%)、连连支付的收款码也可以。当然,这也挤压了‘二清’的空间,长期来看是大好事。”他说。